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天涯》2021年第4期|詩歌精選2021:詩頌百年路
來源:《天涯》2021年第4期 | 鬱葱  王久辛  江非 等  2021年07月09日07:23

建黨百年,初心歷久彌堅。本刊特推出“詩歌精選2021:詩頌百年路”小輯,彙集數十位全國各地詩人和海南本土詩人以迎接建黨百年、黨史學習教育、新時代美好生活為主題創作的詩歌作品,激盪起“新聲曲度”,講述昨天與今天的中國故事,演繹時代的協奏,突出熠熠閃爍的信仰光芒。

現推送“詩頌百年路”之一:鬱葱、範劍鳴、 唐力、王久辛、葉玉琳的詩。

大地繁花(外一首)

□ 鬱葱

這個季節,青草和植物多了起來,

孩子們的聲音多了起來,

鳥多了起來,色彩多了起來。

那麼多的葉子,不停地晃動,

樹是那種不染纖塵的純粹的綠色,

今天,我的國度行雲流水,濕潤飽滿。

 

曾經的年代高樹悲雨,

勁風戾而吹帷,

長天日隱,月圓月缺,

歲月坍塌,歷史凹陷。

 

而煙塵已起,不思歸去,

黃鐘譭棄,必有遠行。

那一代人為了得到陽光,

挽起他周圍的兄弟們啓程,

這片土地有多遠的路,

他們的腳印就一直鋪了多麼遠。

湘贛之畔,無盡烽火,

太行以遠,再死再生。

 

最初點燃燈火的那些人,已經遠去,

但山河仍在,陽光仍在,

歲月鏨刻了那一代人的剛柔——

柔付天地兒女,

剛予鬼魅酋敵。

氣節如椽,微音似磬,

天經地緯,力擎大道,

不嘆人生苦短,

亦戀山遠水長。

那時山河悖亂,腥風血雨,

終不掩大地普照的一片陽光。

 

夜暗燈自暖,霞光拂青山。

此時,我們能夠靜下來,聽陽光的敍述,

它讓我們知道,千秋大業,

大業是江山,也是百姓;

它讓我們知道,陽光照耀的每一棵草,

每一片葉子和每一塊石頭,

都是這片大地上的生靈和神靈。

 

萬千血色,煙火時光,

看此時南北,流霞盡染,

九天之下,俱是一樹繁花。

 

夜湘江

夜湘江。深夜的時候,

湘江就隱去了。

 

沿岸的燈光,比江水浩蕩,

我望着遠處的湘江,

時而湍急時而舒緩,

如那位偉人,在這裏唱“湘江北去”。

 

我知道湘江流向哪裏,

但不知道它源自哪裏,

其實所有傳説中江水源頭,

都未必是源頭,

那麼多的江那麼多的水,

皆源於草木土石之間。

 

我看到江邊草的顏色,

時間久了,它們都是江的顏色,

湘江沉默,在漆黑的時候沉默,

隱於暗夜歸於凡塵。

 

長沙兩岸的建築鱗次櫛比,

那些大廈都比湘江高,

而許多時候,更低的,卻是經典非凡的。

湘江,它在夜裏像積攢着剛性和柔情,

誰知道天光一現它便沖刷百里!

 

湘江平緩,青山黯然,

它們遙遙相望又遙遙相對,

你知道湘江昏黃的顏色怎不清明,

必是在泥沙渾濁的時候順流而下。

 

夜湘江,湘江似隱。

若悲歡,若聚散,若離恨,

俱在湘江。

瀟湘冷暖,則天下冷暖,

百水紛繁,無非湘江餘波。

 

湘江,日夜平和。

夜湘江,如滄海時,

如桑田時。

 

鬱葱,現居石家莊。

向一輛環保清運車致敬

□ 範劍鳴

必須指給你看,在鄉村公路上

那輛綠色的卡車是孤獨的——

 

桃花已經綻放。春聯正紅着臉

爆竹的碎屑從綠色的塑料桶溢出

 

必須指給你看,在臘酒的香氣中

那輛綠色的卡車是清醒的——

 

有驚人的剩餘,有太多的廢棄

殷實的物質讓村子差點喘不過氣

 

必須指給你看,在興旺的人間

那輛綠色的卡車是匆忙的——

 

穿過山重水複,留下柳暗花明

如鄉親所願,生活的負面得以清除

 

呵,綠色的卡車,在廣闊的天地

它並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家親戚

 

必須指給你看,幾乎每一天

小橋,流水,人家,都在等着它

 

我曾懷疑,是學校的孩子們

收集大地所有的綠色,畫出了它

 

滾滾紅塵,每當綠色的卡車經過

天空的藍色總會輕微地顫動

 

我曾擔心,它只是山水間

一塊偶然出現的綠色的翡翠

 

但風雨無阻,它如日月穿梭

比進城的客車更像一本老黃曆

 

伸出臂膀,是一棵蒼翠的大樹?

穿越山谷,是一頭奔跑的河馬?

 

必須指給你看,在清新的田園詩中

它還是個新詞,但並不走向“垃圾派”

 

它知曉萬物不廢,像個哲學家

它懂得能量守恆,又像個科學家

 

在焚燒發電站,我曾看到駕駛員

摘下了墨鏡,撣了撣制服上的塵土

 

如果他是詩人,他將比我更有資格

去描寫我故鄉的山河和村落——

 

“萬紫千紅”,曾經是河牀的羞恥

山清水秀,是他重新送來的祝福

 

必須指給你看,綠色的卡車在奔馳

他不是堂吉訶德,而是環保主義的使者

 

範劍鳴,現居江西瑞金。

大河之源

□ 唐力

我來到這裏,以最高的頂禮來迎接你

你能聽見我的心跳嗎?你能聽見我

無聲的呼喚嗎?從亙古的地層

從億萬年的時間裏啓程,穿過黑暗

寒冷的冰川,你會奔向我嗎?我來迎接你

迎接你最初的,最神聖的一滴

 

此刻靜極,沒有聲音,沒有思維,沒有意識

因為你將到來。我來到這裏,我是雪山

頂着上古的潔白,環繞在你的周圍

俯首於內心的岑寂!我是雪豹,卧於岩石

朝向於你。光,光,明亮的光

聖潔的光,在我的身上開成絢爛的花瓣

 

此刻靜極,我是青草,綠色的腰肢

綠色的風,綠色的馬

綠色虔誠,綠色的渴望,我倒伏,以首抵地

祈禱你的到來。我的祈禱也是綠色的

我是花朵,雙手合十,頭頂帶露的燈盞

我是閃電,側身而立,肅穆如僧侶

我是雷霆,在地層下奔走,傳遞你的信息

你即將到達的信息

 

我來到這裏,此時萬物凝眸,長空寧神

浮雲安定,蒼鷹巡守

太陽大放光華:光華遮住了

它的巨大面孔

此時靜極,等待那神聖的一刻

等待那神聖的泉眼:大地的嘴脣張開

吐露出最神聖的一滴,最聖潔的一滴

 

這是水,這是最初的一滴

最初的河,一滴即遼遠:秦時的明月,漢時的風

唐朝的冠冕,宋代的水墨

千秋迭代:過去、現在、未來,含於一滴

一滴即壯闊:千山擁被,萬壑奔流

洪波噴箭,巨靈咆哮,龍騰虎躍,長鯨噴雪

萬里等閒:上中下,天涯咫尺,含於一滴

 

一滴即是綿延:在時間之中延伸時間

一滴即是廣邈:在空間之中開掘空間

一滴即是大道,太初有道,這是最初的詞語

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卡日曲、扎曲、約古宗列曲

三源匯流,生生不息

大河向東:萬物啜飲神聖之露

 

大河向東:你經過

無數的星辰,化身為湖泊

大河向東:你歌唱

無數的野花,化身為天使……

 

唐力,現居重慶。

第一之上的美

□ 王久辛

仰首看見北盤江大橋的腹肌

鋼骨縱橫之上的鋼帽

在陽光下閃耀着桔紅的光芒

在上升鋼骨在上升

與陽光並肩而上直入藍天

與人民並肩而行直通人心

人心如浩瀚的大海

高舉着日月星漢奔湧向前

而北盤江大橋

則以其凝聚的人間之偉力

將大海扛在了肩上

 

哦俯仰之間

我看到了蒼山如海的畫卷

正漫卷着雲海蒼茫的藍天

在一架桔紅色的大橋上

上下翻飛我不知道

是雲在橋底繚繞

還是魚在藍天上翱翔

雲裏有桔紅色的橋在閃耀

陽光裏有魚在橋的桔紅中遨遊

這個時代的美正在八方雲集

而北盤江大橋的每一寸鋼筋

和每一股鋼絲都是它浪漫靈魂的

堅硬與柔韌度的證據

 

是我拒絕抒情卻敢於表達事實

它的高度世界第一至少在當下

第一之上的美——絕無僅有

 

王久辛,現居北京。

江山(外一首)

□ 葉玉琳

想用全部的篆隸楷行草寫你

寫你堅韌的風骨和樸素性情

還要動用一部唐詩宋詞寫你

契合着古典美學和節拍

押着春天長長的韻腳

 

記不清這是多少次

日出東方,天織雲錦

彷彿旌旗高蹈,器宇軒昂

日與月的光輝淬鍊

鍛造出一個嶄新的世紀

高山與大漠,平原和丘陵

汩汩流出了鮮紅漿液

萬水千山都在閃閃發光

我看見平凡的事物

也能讓你反覆打量

送上真切的愛和祝福

 

我愛你鮮花盛開的江南

也愛你絕地反擊的邊陲

當光陰澄明,流經大地

塑造出一個個可愛的靈魂

他們會用明亮的聲音

迴應一個真理——

“人民就是江山,

江山就是人民!”

 

你讓世界重新審視

並且深深愛上

這是人間最美的頌辭

 

我聽見山的律動

在閩之東,祖國的一隅

一座名叫下黨的小山村

因為首都的一封回信

徹夜沸騰了

 

春風拂面而來

每一顆心都在盪漾

每一棵草木都是芳華

鸞峯橋輕輕打開回憶的閘門

是誰在穿山越嶺,披荊斬棘

為鄉親們的生計殫精竭慮

是誰如滴水穿石,久久為功

在中國大地上寫下

擺脱貧困的宏偉史詩

 

高懸在修竹溪邊的紅燈籠

每一顆都有穿雲破霧的念頭

青磚灰瓦的農家院落

彷彿都安上了綠色引擎

飲一碗大碗茶有如空山新雨

就此別過一生悲欣

 

是的,弱鳥就要先飛

這是生活的哲理

更是奮鬥的意義

透過晝夜變幻的地平線

我看見無數身影正闊步向前

銀柱般的天光飄灑在他們身上

那是汗和淚的組合

是靈魂的洗禮

現實是用來創造的

夢想是用來實現的

歷史會銘記這一切

當歲月削山為泥

流水堅定向東

 

葉玉琳,現居福建寧德。